企业微信全新资料包4.0版

66推客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学习教程 > 元宇宙

元宇宙

元宇宙头部玩家图鉴

2022-02-17元宇宙
真正的平行虚拟世界仍然任重道远。即便现在技术和产业界的探索,还远远谈不上触到了元宇宙的门槛,但是这种尝试还是非常有必要的。
到底该怎么落地?

是现实世界的数字化?还是数字世界的现实化?

尽管2021年被称为元宇宙元年,但并没有飞入寻常百姓家。

概念红,是真红,但让“宇宙”落地,目前恐怕谁也说不准最佳降落点。

微软687亿美元拥抱游戏,字节跳动与腾讯90亿元竞购Pico,Mata为此亏损100亿美元,英伟达“改行”搞基建,还有一批互联网大佬埋线VR/AR/XR/MR……

总之,英雄所见不同。

元宇宙的尽头到底是什么?头部玩家已经下了哪些赌注?

宇宙的起源,是游戏?

“元宇宙的本质就是游戏”。

这是微软CEO萨蒂亚·纳德拉(Satya Nadella)近期在接受采访时说的。有意思的是,微软刚收购游戏公司暴雪。

这也不算他自卖自夸。根据元宇宙的8个基础要素,身份、朋友、沉浸感、低延迟、多元化、随时随地、经济系统和文明,沙盒类游戏所展现的底层逻辑和虚拟体验,公认最为接近元宇宙概念。

1月18日,微软以687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动视暴雪。这是微软历史上最大的一笔收购,这也使其成为世界第三大游戏公司,仅次于腾讯和索尼。

游戏领域对于拥抱元宇宙的确非常积极,因为游戏最容易做出体验性,也最容易埋入经济模型。同时,游戏的受众群体比较年轻。

被称为元宇宙第一股的Roblox,是一个提供在线游戏和游戏创作的平台,于 2006年正式发布,2021年3月在纽交所上市,目前市值在370亿美元左右,最高时近800亿美元,是目前全球影响力最大的沙盒类游戏公司。

在Roblox里,用户可以是玩家,玩别人开发的游戏,也可以是创作者,开发游戏给别人玩。所以,Roblox与其他游戏公司最大的不同就是,他们不制作和运营游戏,只提供工具和平台,给开发者自由的想象空间。

同时,你也可以把Roblox看成是一个大型社区互动平台,玩家可以通过平台与朋友聊天、互动以及创作。在这里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数字身份,可以用来进行社交。在平台上获得的Robux货币,也可以与真实货币转换。

正是因为这些特质,Roblox被外界认为是目前最具元宇宙气质的平台。

既然是游戏领域,怎么能缺少全球第二大的游戏公司——腾讯。早在Roblox上市之前,腾讯便与其建立了战略合作关系。双方在2019年组建了合资公司,并共同打造了Roblox的国服版——《罗布乐思》。

国内除了腾讯之外,字节跳动在去年斥资1亿元投资了游戏公司代码乾坤,后者推出了一个青少年创造社交平台《重启世界》,概念与Roblox非常相似。网易则推出了《河狸计划》原创游戏社区,提供低门槛游戏开发工具。

另外,清华大学在《2020-2021年 元宇宙发展研究报告》中,将米哈游和莉莉丝也列入了中国元宇宙五大典型企业。前者扬言要在2030年打造出全球十亿人愿意生活在其中的虚拟世界,后者正在研发对标Roblox的UGC创作平台。

的确,游戏厂商们对于元宇宙已经摸索出了一套商业化体系。

华泰证券也认为,精品游戏研发商有望为元宇宙建设提供基石。但是元宇宙绝对不等于游戏,只不过对于当下而言,游戏是元宇宙更好的一种表现方式而已。

但是,更好的表现方式,并不意味着更容易被市场接受。

比如,在2021年7月上线的《罗布乐思》,仅仅运营了5个月的时间便被悄然下架,官方仅在游戏内部发出了一则删档测试结束的公告。

这款在在国外青少年群体中十分流行的,也被国内寄予厚望的元宇宙概念游戏,却没能在国内市场溅起多大的水花。这在一定程度上也说明了,国内外对于元宇宙的认知存在一定的偏差。

诚然,第二人生、堡垒之夜、我的世界等类似的游戏在国外有很多拥趸,也成功地培养了一部分年轻消费群体。但是在中国,想要通过沙盒类游戏来提升普罗大众对元宇宙的认知,恐怕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。

宇宙的爆发,靠社交?

在游戏元宇宙之外,社交元宇宙也是一种已形成体系的元宇宙形态。

在社交领域,作为全球用户规模最高的公司,Facebook对于元宇宙的态度尤为积极。去年10月,扎克伯格宣布将公司名称更改为“Meta”。他在此前说过,要在未来五年内将Facebook转型成元宇宙公司。

扎克伯格希望将Facebook、Instagram、WhatsApp的社交体验,从虚拟平面搬到虚拟现实世界中。

更名后的Meat在去年12月发布了一个名叫《地平线世界》的虚拟现实App,一个有元宇宙意义的社交/工作平台,用来让用户们在其中创建内容与互动。

去年,腾讯开始内测新功能超级QQ秀来布局虚拟社交。此前的2D虚拟人物被升级为3D形象,用户能够DIY人物的面部、五官以及穿搭。

同时,腾讯还宣布将推出全国首个虚拟音乐嘉年华TMELAND,听众可以创建专属虚拟形象,并和知名音乐人互动。

网易则在去年投资了虚拟社交平台IMVU。该平台IMVU主打化身场景社交,拥有VCOIN代币和用户生成平台WITHME,可以自由设计化身,在夜场、海滩、花园、豪宅、KTV等场景中聊天并做出各种动作。

去年年底,百度全新打造的社交App“希壤”正式上线。用户可以创建一个与现实世界相似的虚拟形象,并对面容和服饰穿搭进行定制。另外,米哈游出资8900万美元,参与了“社交元宇宙”Soul的私募配售 。

以社交为切入点所构建的社交元宇宙,能够形成完整的运营生态。而头部的社交平台可以通过用户的传播和裂变,构建元宇宙时代的渠道优势。所以,很多企业将社交视为驱动元宇宙的重要因子,是构建元宇宙生态的第一站。

另外,百度副总裁马杰认为,元宇宙会在游戏娱乐、广告营销、会议会展等行业率先爆发,其中游戏和文娱是当前阶段的重要发力领域,办公及社交等领域则会在随后元宇宙的实现中跟进。

不管是云办公,还是虚拟企业活动,这种企业端的应用场景其实可以看作是社交应用场景的一种延伸。

后疫情时代,企业将以往很大一部分线下活动搬到了线上,如员工培训、产品发布会等等。很多企业也将这一领域作为探索元宇宙的主要路径之一。

例如在去年8月,Facebook推出了一款远程办公软件Horizon Workrooms,用户可以通过Oculus VR设备进入虚拟工作空间。

微软在不久前宣布,以Teams会议软件为基础,拓展商业用途的元宇宙,这一虚拟形象办公应用有望在年内推出。

瑶台是网易伏羲联合网易云信研发的沉浸式云端会议系统,相比于传统的在线会议软件,瑶台能够实现沉浸式互动、虚拟形象定制化、云游戏/PC/手机三端互通。目前,瑶台已举办过多次大型活动,包括网易云音乐敲钟仪式等。

硬件值得加码吗?

VR(虚拟现实技术),AR(增强现实技术),XR(扩展现实技术)以及MR(混合现实技术)。

当前,元宇宙硬件领域的确要比内容生态领域还要热闹。有人认为,VR类硬件设备是进入元宇宙的必备条件之一。

就像电影《头号玩家》里展现的那样,戴上头显设备之后,主角便可以从一间破旧小屋,一下子进入完全虚拟的世界中。

扎克伯格曾说过,元宇宙未来将融合游戏、工作、社交、教育、健身等等,VR也将被纳入到元宇宙通用计算平台中,就像如今的智能手机/笔记本电脑。

苹果CEO库克甚至认为,元宇宙的本质就是增强现实。

目前,很多公司都在加码VR领域。

例如,Facebook在2014年收购了VR设备开发商Oculus,并在2016年10月宣布,投入5亿美元扶持Oculus内容生态。

Oculus的VR产品主要分为两类:一体机和头显,一体机拥有独立处理器,自成生态,而头显一般需要接入PC、主机等外部设备。

去年,Meta共卖出了超过1000万套的Oculus VR头显设备。今年,Oculus将发布Project Cambria高端VR头显,第一款AR眼镜Project Nazare也在开发中。

除了VR设备之外,Meat还在去年11月向外界展示了一款触觉手套。用户通过这款手套可实现与虚拟世界的触觉交互,让所见之物更逼真立体,用户体验更沉浸。

微软已经推出了企业级MR头显HoloLens系列,为行业提供MR解决方案,并允许企业定制。而消费级AR头显HoloLens 3,预计会在未来2-3年内问世。

在国内,百度从2016年就开始布局VR,目前关于元宇宙的产品及技术,主要集中在AI、云计算和VR领域。百度VR社区(公测版)于2016年5月31日正式上线,当时的目标是想打造国内第一的VR媒体社区。

去年,字节跳动收购了国产VR设备公司Pico,据传价格达到了90亿元以上。网易先后投资了多家与VR技术相关的公司,例如VR流媒体直播公司NextVR、VR设备厂商AxonVR、虚拟形象以及人工智能建模的Genies。

目前来看,VR/AR这类设备的确是连接现实世界与虚拟世界的主要桥梁,未来在元宇宙的世界里也会起到重要作用。企业通过提前布局这条赛道,更容易抢占早期的用户,打造品牌和口碑。但它只是一种媒介,而且并不是充分必要条件。

元宇宙智库MetaZ创始人陈序认为,有两个核心难题不是靠实现极致的沉浸式体验就可以解决的。第一,元宇宙的内容生态还远远没有搭建好,硬件设备发展得再热火朝天也没有用武之地。没有好的电视节目,买个好电视有啥用?所以,在元宇宙这个赛道上,内容生态的搭建最起码不能落后于硬件设备。

第二,底层基础还没准备好,也就是目前的算力还足以支撑元宇宙必需的底层建设。硬件设备厂商持续投入技术研发,等待算力问题解决,就要考虑成本问题。这意味着只有像Meta这样的公司,才有实力做持续大量的投入,选择慢慢积累硬件设备能力,整合创新。

上面提到的这些互联网巨头,共同点是基本都拥有游戏或社交平台,而且都是各自的拳头产品。他们发力的侧重点,在于全产业链布局和场景内容,换言之就是软硬件和生态两手都要抓。

当然,我们在这里只例举了这些头部企业,但这些其实只是冰山一角而已。元宇宙涉及到的产业和领域极其广泛,有专门提供元宇宙建造服务的公司,也有应用场景搭建公司、数据服务公司等等。

比如,英伟达就希望能够成为元宇宙的基建供应商。阿里的达摩院正在着手帮助商家打造全息店铺和全息家居场景,预计其元宇宙相关应用将会聚焦消费领域,有人将其定义为电商元宇宙。

写在最后:宇宙的尽头是禁忌?

如果不考虑资本行为,只从科技和产业的角度来看,我们是否真需要元宇宙?

清华大学新媒体研究中心认为,当前互联网产业的主要瓶颈是内卷化的平台形态,在内容载体、传播方式、交互方式、参与感和互动性上长期缺乏突破,没有新的增长点。而元宇宙的出现,可以打破这种桎梏,让互联网产业走出内卷。

中国万向控股副董事长兼执行董事肖风博士认为,元宇宙可以帮人类实现“在线”到“在场”的飞跃。只凭这一点,元宇宙就有它存在的价值。

尽管元宇宙被整个互联网和科技行业寄予厚望,被认为是未来十年的新产业方向。但是通过上面这些观察互联网巨头的布局还是可以看到,目前我们对于元宇宙的探索依然停留在概念阶段,真正的竞争离我们还很远。

就像网易CEO丁磊说的那样,元宇宙的确是一个非常火的概念,但目前谁也没有接触到元宇宙。

这里有一个关键点,那就是元宇宙最核心的要素就是去中心化,但这一点恰恰是互联网巨头们不愿意提及的。

比如,Oculus在2020年10月宣布,只能通过Facebook账号才能登陆。显然,这个账号并不是自由的,账号的“生死”依然掌握在开发商的手里。

按照元宇宙智库MetaZ创始人陈序给出的判断标准,如果一个项目不能给用户提供独立的数字身份,那就算不上元宇宙。

真正的平行虚拟世界仍然任重道远。即便现在技术和产业界的探索,还远远谈不上触到了元宇宙的门槛,但是这种尝试还是非常有必要的。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“凤凰网汽车”(ID:autoifeng),作者:小林,编辑:青竹

文章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