企业微信全新资料包4.0版

66推客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学习教程 > 元宇宙

元宇宙

都元宇宙了,年轻人最爱玩的还是QQ秀

2022-02-17元宇宙
之所以超级QQ秀要进行长期的灰度测试,就是担心重蹈过去一些产品的覆辙。背后更深层次的原因,也是腾讯在摸索元宇宙社交产品是否与QQ秀的用户相匹配。
大量功能急需填充,监管风险依然存在

毫无疑问,啫喱App是近期社交产品的热门话题。最近一周,预言家游报(ID:yuyanjiayoubao)的办公室里,编辑们讨论的焦点经常会停留在啫喱身上,大家都纷纷加了好友。 

然而,办公室里有一个“异类”,是预言家游报新来的实习生萌萌。她对啫喱App并不热衷,也没有使用这个社交软件,甚至还觉得我们“幼稚”。 

预言家终于憋不住了,找来萌萌问她为什么不用啫喱,才发现她也使用另外一个元宇宙社交App。只是这个App我们每个人都用过,那就是内置在手机QQ里面的超级QQ秀。 

萌萌告诉预言家,啫喱这种交友方式实在是太麻烦了,而且内置系统的可玩性很低。她基本不用微信,对熟人交友也兴趣寥寥,所以她也很快放弃啫喱,继续扎根QQ秀。 

经由萌萌分享,预言家也获得了一个超级QQ秀的测试资格。进入超级QQ秀的世界之后预言家发现,除了和啫喱类似的捏脸、换装功能、QQ秀的社交功能要丰富得多,陌生人之间可以一起看冬奥会,还能一起玩小游戏,预言家沉浸在了这个世界中好几天,结交了许多新朋友,其中就包括了《罗布乐思》爱好者花然。 

今年是QQ秀诞生的23周年,QQ团队在2月10日纪念日当天宣布超级QQ秀正式上线。腾讯在元宇宙社交上的布局快慢我们不得而知,但至少对于萌萌和花然这样的年轻人而言,啫喱太像是搭着元宇宙的炒作,里面不是小红书的跟风名媛,就是搞NFT的赌狗,而超级QQ秀,才是他们最新自留地。 

虚幻引擎带来潮流画风,大量装饰仍需氪金

花然告诉预言家,进入超级QQ秀之后,第一个吸引他的就是捏脸系统了。 

“QQ秀一直是2D的,没法捏自己的脸实在是难受。小时候玩过任天堂出的3DS,Mii形象的制作我寻思也不难,但之前一直没啥人搞。现在智能手机前置摄像头的精度越来越高,这些功能该普及了,”花然说。 

花然也玩过一些其他的软件,它们当然提供摄像头面部识别后生成的功能。但花然认为,似乎只有超级QQ秀和他的五官更为贴合,调整起来也更加方便。这一切都要归功于内置的虚幻4引擎,虽然最早引发人们热议的也是内置虚幻4从而导致软件容量过大。 

不过,目前超级QQ秀的五官和面部装饰数量还不够多,大部分面部器官拥有13个不同的类型。眉毛是可供调整余地最大的器官,总共拥有33个不同的种类。不仅如此,特殊的美瞳或者面妆也需要付费。不过,付费套装中已经包含了特殊发型,这点还是比较划算的。 

换装则是打动萌萌的重要因素。和花然有类似的观点,萌萌认为QQ秀早就该改成3D的了。早期QQ秀的很多装扮之所以会被认为是非主流,也和2D设计逃不开干系。后期虽然改过几版设计,但这对于普通玩家而言仍然不解渴。 

第一时间,萌萌就充值了一些金币,“潮流世代”套装是她最喜欢的一套,李宁的联动服装也很好看。60金币的价格并不算贵,换成人民币不过9块钱。萌萌很期待后续能有其他的品牌的联名服装加入进来。 

粗略统计,超级QQ秀提供了14套付费套装,此前的李宁限时联动套装已经下架,换成了现在的“恋爱实验”套装。同时,超级QQ秀提供了207个服饰零件,其中包括了上衣、裤子、裙子、鞋、头饰、挂坠、眼镜和腰包等等。尤其是一些紧跟潮流的腰包和挂饰,深受年轻人的喜爱。 

受益于虚幻引擎4,超级QQ秀的服装都能看到比较清晰的布料纹理,迎财神套装则能感受到金属的光泽。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,超级QQ秀的服装的致程度,比起啫喱等同类竞品还是要好上不少。 

这些好看的衣服,最终的目的显然不能只是一张静态的图片。超级QQ秀首页有一个拍同款的入口,玩家可以使用自己的虚拟形象来拍摄一些模板化的图片和视频。由于测试的时间临近春节,因此“新年有礼”、“虎拳·辞旧岁”和“拜年了”等几个春节模板成为了热度最高的模板。 

花然也制作了一些视频分享到其他平台,引来不少朋友的驻足,询问是哪款软件能有这样的效果。但在他看来,现在这个功能还是半残,开通了自主编辑才能算完全体,只支持服装和人脸的替换显然是不够看的。 

建好一个完整的虚拟形象之后,这类软件一般都会给玩家一个自己的空间进行装扮。超级QQ秀也不例外。和换装并列的“乐园”选项中,主推的功能就是“QQ小窝”。 

萌萌玩过不少家具装饰类的游戏,包括《集合啦!动物森友会》。QQ小窝在她看来只能说中规中矩。装扮房间的自由度没有人们想象中那么高,家具需要去三个不同主题的房间中购买,每天会刷新三个不同的房间主题。墙纸和地板也只有寥寥几种,这对于想要彰显个性的年轻人而言显然是不友好的。 

影音室和小游戏,互动带来用户粘性

受制于灰度测试,超级QQ秀塑造个性化角色的部分只有那么多。那么,这类软件真正的魔力在何处呢?没错,正是人与人之间的互动,包括一些小游戏所带来的社交粘性。所幸在这一点上,超级QQ秀还是有很多自己的想法。 

QQ小窝里最有意思的功能莫过于影音室。影音室内的家具和家具店一样,都是可以带回家的,而影音室核心功能显然不是买家具。不同时间段,影音室内会播放不同的视频内容。它有可能是一集《风味人间》,有可能是一集《天涯明月刀》,当然也包括了冬奥会比赛。总之,腾讯视频平台的视频,这里都可以观看。 

在影音室里,玩家们可以通过文字交流,也可以互相打招呼,做出各异的动作。和一般的聊天室没有区别,影音室内用户间的对话都呈现在对话界面左边,房间内所有人都可以看到两人之间的对话。 

花然和萌萌都很喜欢影音室这种随机的感觉。随机观看内容,然后再随机的遇到一些不同的人,花然认为这正是目前一些元宇宙社交软件希望带给年轻人的新鲜感。可惜的是,超级QQ秀只有这一个影音室可以进入,而不是提供给玩家多个房间,还是让他觉得缺少了些许自由度。 

和影音室类似的,还有一张名为“滨海音乐广场”的大地图。顾名思义,“滨海音乐广场”承担了超级QQ秀的广场功能。 

目前,整个广场可以互动的元素还不多,商店和大地图中的设施还没有开放购买。但无论是各种摊贩,还是体育馆内的巨大屏幕,都在提醒着进入音乐广场的玩家们,这块大地图就像本周的美国超级碗之夜一样,可以汇聚更多的超级QQ秀玩家,甚至包括一些特殊的活动。 

于是,超级QQ秀中互动完成度最高的,莫过于几个内置的小游戏。这些小游戏在玩法上都可以从其他游戏身上找到痕迹,而美术风格则沿袭了超级QQ秀现有的画风。

萌萌是《劲舞团》的资深玩家,因此当她看到《超舞王者》这个小程序之后,许多回忆都涌现了出来。把《超舞王者》看作是微缩版的《劲舞团》并不过分。游戏拥有单人和组队两种游戏方式,得分更高的玩家获得胜利。类似的音乐游戏还有脱胎于《王者荣耀》IP的《王者荣耀:闪耀音符》。 

比起这些音游,超级QQ秀更为出圈的一个小游戏名为《爆笑向前冲》。整个游戏基本复刻了去年大火的《糖豆人:终极淘汰赛》的游戏模式,通过一个个闯关游戏来争夺最终的王冠。每个王冠可以解锁一件服装,其中自然包括腾讯标志的企鹅服。 

“我心里也清楚,《爆笑向前冲》整体画风有点像《动物派对》,玩起来更像糖豆人。如果不去纠结这些,这游戏玩起来还是挺乐呵的。不过,我还是期待后期能够开放地图编辑功能,”花然说。 

花然每周都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在《罗布乐思》身上,就是因为他们的编辑器可以让玩家构建出一个又一个的小世界,而这些小世界连结起来,自然就是人们一直在讨论的“元宇宙”。超级QQ秀之后一定会实装类似的功能,可惜的是目前人们还无从知晓腾讯的编辑器自由度究竟有多高。 

显然,这些成熟的小游戏和影音室正是超级QQ秀比起其他元宇宙社交软件的优势所在。一些同时体验过啫喱的玩家们表示,啫喱虽然提出了“友情公寓”的设定,但是可玩内容实在太少。除了换装和观察好友状态之外,就再也没有其他的可互动要素。 

相比之下,QQ本身就有一套成熟的群疗和私聊的社交系统。背靠腾讯巨量的资源,超级QQ秀可以拓展更多的玩法。这种优势显然不是啫喱等初创产品能够匹敌的。尤其要看到,超级QQ秀目前交出的答卷还只是测试版,正式版功能完善之后仍有成长空间。 

大量功能急需填充,监管风险依然存在

尽管基础功能已经完备,但超级QQ秀团队仍要面临诸多问题。 

之所以超级QQ秀要进行长期的灰度测试,就是担心重蹈过去一些产品的覆辙。背后更深层次的原因,也是腾讯在摸索元宇宙社交产品是否与QQ秀的用户相匹配。

第一次听说超级QQ秀的时候时候,萌萌还有点困惑。因为就在去年,QQ曾经在手机客户端上强制弹出厘米秀。一个不怎么好看的小人形象直接出现在聊天界面的对话框上方,摸索了半天萌萌也没有发现关掉它的按钮。甚至在那一段时间,萌萌卸载了QQ官方客户端,换成了TIM。 

萌萌说:“我喜欢QQ秀,但手机上无缘无故出现这样一个形象,很难让人接受。更何况,厘米秀也不好看。”因此,QQ给萌萌发放超级QQ秀测试资格的时候,他甚至以为之前那个不太好看的厘米秀要再次卷土重来,直到点开超级QQ秀才放下心来。 

萌萌这样的资深用户尚且有类似的困惑,其他用户群体的态度可想而知。百度搜索“超级QQ秀”,第一个出现的搜索结果就是“超级QQ秀怎么关闭”,足见普通用户对于新产品的态度。 

除了说服用户接受新产品之外,超级QQ秀团队还需要进一步完善功能,并防范监管的风险。 

前文已经提到,超级QQ秀中已经拥有一个类似玩家社区一样的“滨海音乐广场”,摊贩的开放和体育馆活动的定期组织才能更有效地聚拢玩家,这些内容都需要超级QQ秀团队进行填充。 

另外,超级QQ秀虽已经上线了大量小游戏,很多小游戏同质化严重, 花然期待的地图编辑才是此类软件的核心功能。 但当地图编辑开放之后,大批低质量的内容涌入暂且不提,一些玩家自制地图极易引发监管风险。 

花然就曾经进入了另外一款所谓元宇宙社交软件中的迪厅场景,玩家扮演的虚拟女性形象通过游戏内提供的动作,来向其他男性做出带有“性挑逗”意味的动作。由于相关软件可以加好友和私信,产生黑灰产几乎是必然的现象。类似问题一旦发生,QQ团队自然要肩负起审核的责任。 

如果把视角放回腾讯的“元宇宙野心”,人们不难发现超级QQ秀所最终呈现的效果,与元宇宙所面向的人群其实是不匹配的。 

虽然元宇宙和超级QQ秀的用户群体同为Z世代年轻人,但元宇宙用户消费基础是科技;而超级QQ秀的用户,消费基础还是社交,两者有者巨大的不同。如果腾讯希望把这些热衷社交、追逐潮流的年轻人拉进元宇宙的世界中,仍然需要付出教育成本。 

超级QQ秀尽管还有着不少隐忧,但是不可否认的是,作为中国最了解社交的一家公司,腾讯在元宇宙社交领域交上的这份答卷仍然可圈可点。元宇宙社交洪荒时代的第一颗桃子是否会落入腾讯这样的大厂之手,我们也将持续关注。 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“预言家游报”(ID:yuyanjiayoubao),作者:雪夜枫鳞

文章评论